校長講座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園生活 >> 學術報告 >> 校長講座
成立粵港澳中醫藥農業科學研究院 的可行性論證報告
學術地點 辦公樓六樓多功能廳 主講人 何彬生
講座時間 2019年10月19日19:00-21:00

報告人簡介:何彬生研究院院長 榮獲“全國優秀教育工作者”,“全國教育系統先進工作者”、“省部級勞動模范”、“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教育系統先進工作者”“影響中國民辦教育界十大領軍人物”“全國特色教育杰出校長”“樹立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先進人物”等。省政府于1998年、2004年、2009年分別三次記一等功。獲國家級科研課題1項、省部級科研課題7項,在全國各大雜志、刊物上發表論文40余篇,其中獲得省部級一等獎論文9篇。

報告概述:

基于我院的科研能力,研究中醫藥培育的食物供人類食用后的影響;研究中醫藥的毒性成份和對生物危害;探索中醫藥毒理依據和解決的方法;建立毒理研究機制,實現對生物微量低毒、低殘留的科學目標。

我校在廣州市規劃建設的中藥材種植生產實驗基地,將開展中藥材初加工、檢驗檢測、在庫養護、中醫藥生物毒理研究等工作,關注中藥活性成分的高效提取、分離、純化技術,中藥多指標成分快速分析檢測技術,普校關聯指紋圖譜技術,中藥雜質及農藥殘留、重金屬控制技術,并針對采用中醫藥農業方式種植和養殖的植物、畜禽類生物,開展中醫藥生物毒理研究,對中藥質量標準再提升導向的二次產品開發等方面的技術創新,為中藥材的開發利用提供技術支持。

總體而言,本項目將立足于構建產業鏈條相對完整、市場主體利益共享、抗市場風險能力強的中藥材種植生產實驗基地、特色畜禽標準化養殖基地、中藥材實驗基地、藥品生產加工基地等。開創中醫藥綠色農業新技術,集中藥材種植、研發、生產、加工為一體的新技術產業鏈,實現中醫藥農業的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

在以上四個連鎖中藥材種植生產實驗基地的建設和運行機制中,我校將按照政府支持、企業運營的基本原則,處理好政府與市場主體的關系,形成分工明確、各司其職的體制機制。提升種植產業鏈效益,采用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生產模式,推動種養植基地可持續發展。

七、改革中醫藥傳統“單一模式”,創新中醫藥農業科技革命切實可行

(一)中醫藥服務農業取代化學農業切實可行

中醫藥大農業,是以預防醫學和整體健康服務模式為特征,七位一體、五鏈融合的新業態集群,構建新農業內涵,即狹義的農業一產,其核心是解決食藥材安全生產問題。具體就是:將中醫文化、理論、方法和技術創新應用于食藥材的源頭健康生產,包括:水土壤的改良和微生態修復,動植物的營養保健、病蟲害綠色防控,以及食藥材的保鮮、保色、保香、保味、保營養等產地初加工;構建“生態安全-環境健康-生物健康”三位一體、安全可追溯的中醫藥大農業生產體系,在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統一的基礎上生產健康的食物和藥材,推進食藥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實踐數據證實:三位一體、安全可追溯的中醫藥大農業生產體系,能夠在化肥減量50%以上,農藥減量70%以上的前提下保證農業產量不減少甚至普遍增加5~10%;能夠讓農藥、重金屬等有害污染物殘留達到《歐盟NO 396/2005號法規及其所有修訂單》標準,讓人民吃得安心、放心;能夠讓 食材的營養含量和中藥材的藥效物質含量提升10%以上。

中醫農業技術體系和應用模式可以在兩藥、兩料(農藥、獸藥、肥料和飼料)四個領域廣泛應用,即利用中醫原理和方法將動植物以及其他生物元素和天然礦物元素研制成促進動植物生長、防治動植物疫病的營養物質或藥劑配方,可以有效實現有機生產、降低藥物殘留。目前在很多地方,化學藥劑的使用給農業生態系統造成了很大破壞,給中醫藥農藥在農業上的應用提供了難得的機會。例如,由于連作大棚蔬菜面積的不斷擴大,蔬菜生產集約化程度越來越高,危害蔬菜生產的蟲害、病害也越來越嚴重,病蟲害的抗藥性越來越強,再加上不合理的使用化學農藥甚至是高毒農藥,不但破壞了作物的根系,也破壞了土壤中有益微生物的生存環境,打破了土壤平衡,造成惡性循環,致使病蟲害防治越來越難,迫切需要施用中醫藥農藥進行綠色防控。

目前,已有一些農業科研單位開始著手類似研究,如浙江省農業科學院環境資源與土壤肥料研究所以吉它霉素藥渣為主要原料配合速效性化學肥料通過一定生產工藝研制成功藥渣有機無機復混肥,該肥富含有機質、氨基酸、抗生素等活性物質,植物營養元素齊全,是一種兼備改良土壤、提供養分與提高植物品質的新型環保型肥料。經實驗證明,施用藥渣有機無機復混肥可促進番茄、蘿卜植株健壯生長,對番茄、蘿卜有明顯的增產效果,而且能明顯改善番茄、蘿卜的品質,增加其風味。山東昌邑石埠經濟發展區農業綜合服務中心用中藥渣植物有機肥對生姜病害防治效果進行試驗,結果表明,中藥渣植物有機肥對防治生姜的細菌性姜瘟及真菌性莖腐病、根腐病效果顯著,并且有利于提高生姜產品產量和質量,而且對周邊環境無任何污染。

但是,此類研究基本都是由農科部門主導,主要停留在中藥渣施肥等應用,對于幾千年中醫文化深入不夠,沒有充分發揮中醫藥農業的特色。因此,設置由有豐富中醫藥研究經驗的研究部門主導的中醫藥農業科學研究院,深化中醫藥研究是構建中醫藥向農業轉變的必然要求,中醫藥農業也必將成為中國特色生態農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中醫藥服務農業減少中藥對人類健康的危害性切實可行

《藥治通法補遺》中提出“是藥三分毒”,但生病了又需藥來醫,如果選澤中藥進行治療,那么如何減少中藥對人體健康的危害性在選藥用藥過程中就尤為重要。中醫藥服務農業較廣義的一個理念是新農業產業三產融合,其核心是解決食品營養、藥品藥效和健康人民的問題。具體就是:將中醫文化、理論、方法和技術創新應用于食藥材的源頭健康生產、飲食供應、營養食療、疾病預防和治療,以及康養保健等健康管理領域;構建以預防醫學為特征、“生態安全-環境健康-生物健康-人體健康”四位一體、品質安全的食藥生產銷售體系;開發能夠促進人體健康、調節人體機能的優質化、營養化、功能化食藥創新產品,減少中藥對人類的危害,為人民群眾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服務。

(三)中醫藥服務農業優化水、土重金屬對環境與人的危害切實可行

當今,化肥農藥用量愈來愈大,施用的次數愈來愈多,進入惡性循環。食品污染、人類生命健康受到極大挑戰。以全球廣泛使用的草甘膦為例,1971Monsanto公司將甘草磷注冊為廣譜除草劑,目前草甘磷已成為世界上應用最為廣泛的農藥品種。據調查,長期使用草甘膦造成的農作物減產、動物畸形以及對人體健康的損害。而根據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癌癥研究所的報告,草甘膦很可能致癌。類似的情況比比皆是,人們不斷發現化學農藥對環境和人類安全造成威脅。很多農藥都在使用多年后被禁止或限制,而這些農藥在被禁止和限制之前,也被大量釋放在環境中。

目前,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的農藥名錄有41種,包括六六六成分是六氯環己烷、滴滴涕雙對氯苯基三氯乙烷、毒殺芬、二溴氯丙烷、殺蟲脒、二溴乙烷、除草醚、艾氏劑、狄氏劑等。其中,一些農藥對環境的影響幾十年后都存在,如六六六、滴滴涕。

由于按照工業生產模式打造的化學農業將一系列工業生產理念,如專業化分工和流水作業,大規模高額投入等廣泛引入農業生產中,導致大規模單一作物的種植成為常態,化肥、農藥、激素、抗生素等化學用品的大量施用,導致土壤毒性增強,重金屬超標,農業機械化和電氣化高度發達導致農業保水保墑等措施消失,造成環境退化、生態失衡。目前植物對化肥農藥的利用率很低,大部分都流入土壤、地下水、地表水等自然環境中,對環境造成污染,由于存在自然選擇,導致病蟲的抗藥性逐漸增強。

隨著化學農業發展的時間日久,人們越來越認識到,代表著“高科技”的化學農業并不能為全面解決人類溫飽帶來最終的福音,反而成為全球變暖,水和生物多樣性枯竭,土壤及環境惡化的幫兇。

將中醫、中藥的原理和方法應用于農業生產中,減少化學元素的使用,可實現的效益包括:(1)實現資源化循環利用,節本增效。中藥渣活化后,含有有機氮3%,有機磷1.5%,可溶性鉀2.3%和有機質55%,每萬噸中藥渣生物肥可產生相當于氮肥81.5噸,磷肥41噸和鉀肥75噸。每畝施用1噸中藥有機肥當年可減少化肥施用量15%20%,逐年施用可減少化肥施用量30%以上,實現耕地用養相結合。(2)中藥材種植效果顯著。中藥有機肥促進中藥材生長,產量增加23%~30%,每667平方米增加收益近400元,麥芽、連翹和丹皮中藥渣生物有機肥種植黃芪,黃芪根鮮重分別提高3.78倍、1.43倍和1.68倍。

(四)中醫藥服務農業有效凈化大氣改善環境切實可行

農業作為第一產業,其生產規模和能量密集產品的使用量也隨著人口和技術水平的發展而增加,牽涉了極為廣泛的能量消耗及其溫室氣體排放。美國學者回顧了美國八九十年代對各種農業活動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大量研究,總結認為高耗能的化工產品(主要指化肥和農藥)的制造、包裝和存儲過程是農業活動中最重要的間接溫室氣體源(農業機械的使用是最重要的直接溫室氣體源;傳統耕作系統中,直接源和間接源總體大小相當;而在限制機械使用的保護性耕作系統中,間接源更大)。

有理論研究得出,化學農業要對世界上14%的溫室氣體排放負責,而農藥巨大的社會成本更是不可估量。另一方面,中醫藥是重要的生態資源,生態農業的溫室氣體的排放量比化學農業少40%。由此可見,發展中醫藥產業可以有效降低對自然資源的破壞和環境污染,保護自然生態環境,為國家倡導的低碳生活做出重要貢獻。

(五)中醫藥服務農業科學實現人均壽命健康延續切實可行

中醫藥農業更廣義的層面是新業態外延,即以“整體健康服務模式”為特征的中醫藥大農業新業態集群。具體就是:以美麗中國、健康人民、共同富裕為目標,將中醫文化、理論、方法和技術創新應用于生態治理與環境保護、食藥材的源頭健康生產、飲食供應、營養食療、疾病預防和治療、康養保健以及醫療保險、社會保障等經濟社會的全領域、全過程、全周期、全產業、全鏈條;構建“生態安全-環境健康-生物健康-人體健康-心理健康-經濟健康-社會健康”七位一體、“全生態鏈-全供應鏈-全產業鏈-全價值鏈-全服務鏈”五鏈融合的新業態集群。這一新業態集群能夠以健康為抓手,聚焦鄉村振興、城鄉融合,進而能夠消費拉動與“一帶一路”國家建立命運共同體。

農業生態環境和農產品質量直接關系到廣大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和國家的長治久安。成立中醫藥農業研究院,通過加強中醫藥理論的生態農業基礎理論和重大前沿技術的研究,著眼于生態食材的生產,這對食品安全及人們的生活消費方式也將產生積極影響,最終實現人均壽命的延續。

八、未來展望與困難

(一)生物吸收后轉化為人類的健康

本項目將中醫、中藥的原理和方法應用于農業生產中,減少“兩藥兩料”的使用,能有效降低產品中農藥殘留量,提高生物質量。利用中醫藥農業生產的生態食材,避免人類攝入不健康的食品有損機體健康,從源頭上保障了人類的身體健康。中醫藥農業的發展必將形成一個生態文化良性循環過程,改變社會大眾生活方式,引領生態消費,倡導生態健康生活,為人類健康事業做出貢獻。本項目的實施,也是我校為“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作出的應有貢獻。

要實現人類健康,目前需要優先突破的困難與瓶頸:一是農村污染治理。需集中力量優先突破農業土壤污染治理、農村污水和垃圾治理、化學品(如化學農藥、化學肥料、抗生素、重金屬和有機砷等添加劑)等損害群眾健康的突出環境難題。二是拿出類似“不惜一切代價發展芯片產業”的戰略氣魄,把培育中醫藥農業產業作為推進脫貧攻堅、實現健康中國2030的根本出路。三是支持廣州市人民政府設立政策性的“中醫藥農業產業引導基金”,借助引導基金突破產業示范瓶頸、吸引資本加速布局,實現快速迭代復制。

(二)環境環保及大氣污染質量改善

中藥本身即重要的生態資源,如前文所述,甘草、肉蓯蓉有效改善荒漠化;枸杞防風固沙、涵養水源;中麻黃具有較好的固沙作用和藥用價值;麻瘋樹具有保護土壤、防止水土流失的作用。同時,諸多研究和實驗也均證明了利用中草藥、微生物等制成的肥料、農藥和飼料,既改善農產品的產地環境,又保障農產品的優質高產。

毋庸置疑,發展中醫藥農業可以有效降低化學農業對自然資源的破壞和環境污染,保護生態環境,為國家倡導的綠色低碳生活做出重要貢獻。本項目發展有機生態農業,高度重視環境與經濟的協調發展,反對違反自然的人工干擾,在生產中持續提高生態系統的穩定性和持續性,預期能夠保護和改善生態環境,防治污染,維護生態平衡,增強農業發展后勁,從而實現農業的可持續發展、保護環境和防治大氣污染。

(三)水、土中重金屬含量達標和飲水質量的改善

研究中醫藥制成的生物農藥、生物肥料和生物飼料,應用于農作物和動物,消除抗生素對動物健康的影響、農藥和化肥對環境的污染,科學替代有害化學農藥、化學肥料、化學飼料,實現中醫藥農業對大氣、土壤、水等生態環境的科學改善。機械化耕作、化肥農藥的大量使用、大規模單一栽培,導致土壤的退化、病原菌抗藥性的出現,土壤重金屬含量超標。此外,大量的灌溉導致鹽堿化、以及地下蓄水層的枯竭。化學農業造成土壤嚴重破壞,且所有化學農業的要素都經歷著報酬遞減的過程。

未來,中醫藥農業將利用菌種繁殖過程產生大量的多種活性強的代謝產物,與土壤中的農藥殘留及重金屬產生螯合物,使其不被植物所吸收,解決農產品重金屬超標問題。同時,通過自然生物間的捕食關系控制病蟲害,利用除主要農產品的植物資源為禽畜喂食,降低農藥、化肥的使用。利用從多味中草藥萃取的生物制劑,不僅可以補充植物生長所需的營養成分和活性物質,而且可以為植物提供全程保健和病蟲害有效防治。栽培時間越久,土壤肥力越高,同時改善水、土中重金屬含量超標問題和保障飲水質量。

(四)揭示中藥對生物的毒理理論研究

安全性、有效性和質量可控性是藥品屬性的三個最基本要素,中藥也不例外。中藥毒副作用包括中藥本身固有成分存在的毒性,中藥產品中的混雜物如重金屬含量超標,以及中藥方劑中某些毒性物質配伍使用后獨特的減毒增效作用等問題。

隨著中藥產品品種的增加、應用范圍的日漸擴大和國際上近年來有關中藥毒性的風波迭起,中藥毒副作用的判斷標準及客觀數據的研究顯得越來越迫切,而相關研究尚未形成真正意義的中藥毒理學。

本項目創新性的利用傳統的中藥農業植物化學模式,促進中藥成分研究的發展,未來將加強中藥毒理學的研究,開展有毒中藥、常用中藥中有毒成分的基礎研究和中藥毒代動力學的研究,揭示中藥對生物的毒理研究,用準確可靠、科學客觀的數據闡述中藥的毒副作用。同時,通過成分研究、組合成分研究、復方成分研究等開展中藥物質有效成分基礎研究,來評價藥物藥效和不良反應的關系,明確發生不良反應的物質基礎。

(五)中藥對牲畜動物的毒理研究

因為動物與人體部分機能相通,本項目致力于中藥對牲畜動物的毒理研究,從而轉化為對人體有效的毒理機制。毒性較大的中藥或中藥毒性物質的研究,可通過中藥在牲畜的體內分布研究即研究中藥原形成分及其代謝產物在各個臟器中分布的種類和數量來展開,原形成分及代謝產物大量集中分布的臟器很可能為藥效或毒性的靶器官,而大量分布于臟器中的原形成分和/或代謝產物很可能就是該中藥的藥效物質或毒性物質。依據毒性分散理論,可創制針對人體的低毒性或超低毒性的藥物。

(六)中藥對蔬菜等糧食作物的毒理研究

目前針對中藥對蔬菜等糧食作物的毒理研究尚處空白,在利用中醫、中藥的原理和方法投入農產品生產過程中,要對中藥的毒性有深刻的認識和了解,生產健康的糧食作物。

本項目將通過中藥對蔬菜等糧食作物的毒理研究,將蔬菜作為凈化層,吸收部分含有毒性中藥中的有毒成分,為人類營養作物的吸收提供保護,降低不良,也將有助于藥物開發。

(七)生物(動物)吸收后生物因子與基因實踐分析

澳大利亞的研究人員通過遺傳檢測發現中藥材中包含大量瀕危動物、有毒植物和牲畜動物的成分。研究報道,研究人員借助running分析檢測了Bunce利用新一代DNA序列,這一技術可以快速讀取成千上萬的DNA鏈,研究人員隨后對照數據庫核對這些基因序列,了解了它們來自于哪些植物或動物。

本項目也可創新性通過發展中醫藥農業,遺傳檢測等手段開展生物(動物)吸收后生物因子與基因檢測實踐分析。通過基因檢測了解吸收后的生物因子來自哪些中草藥以及其吸收量,是否有利于身體健康。

(八)實現人類食用中醫藥培育的蔬菜等糧食作物和動物的價值比較

中醫藥與自然農法接近,追求“天地人藥合一”。隨著國家經濟快速發展,人們的經濟收入、消費能力也不斷提高,食品的安全已經成為大家特別注重的問題,對生態食材的追求越來越迫切。盡管一些研究顯示,中醫藥培育的糧食作物和動物產品,不僅提高了產品的質量,同時還具有防病治病的效果,但其作用是否體現在所有的動植物,有待進一步去探索。

因此,通過觀察中醫培育的糧食作物和動物所具有的營養成分及其作用,進而分析人類食用中醫培育的糧食作物和動物后的營養價值與醫療價值,這也是我們最終的愿望。且通過對比也可發現中醫藥培育的糧食作物和動物產品,哪個更有利于人類健康。有利于了解中醫藥培育的糧食作物和動物兩者之間的不同,指導健康的飲食搭配,從而達到增強人類體質,提升人均壽命的目標。


抖音號
微信公眾號
長醫微博
天堂A∨欧美AV亚洲AV,AV波多野结衣在线网站,欧美午夜不卡在线观看,黄色网片,免费黄色直播